凤箐安

爱动漫,爱美食,不温柔,不善良,外表淑女内里女汉子的闷骚腹黑死傲娇宅女一只😜

睡了一觉后醒过来,外面又下雨了。

很意外的,在又长了一岁的今天,梦见了那个几年前引导我入了新世界的、至今都很喜欢的up主。老实说,有点小开心,梦境这东西啊,有时真的能变得非常非常美好呢……也希望她三次元能好好保重自己啊,笔芯

虽然依旧算不上快乐,仍然厌恶着懦弱胆小的自己,但好歹是又过了一个年轮啦,借这里发些矫情的话,鼓励一下自己吧

请努力走出去吧,即使未来不可知很迷茫,但一直缩在壳里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不是还有想得到的东西吗?哪怕是小小的梦想,也请为之奋斗吧!

以上。


眼中所见之物 3(下)

       话音落下,少女缓缓抬眼看向他,唇角上扬,又是那种温和而近乎完美的微笑:“今日醒得早了些,想在寮内随意走走,不知不觉就来了这里,不过似乎…并没有打扰您呢。”

       仍是轻柔和缓与平时一样的语气,他却似乎听出了什么,紧紧盯住她那令他不快的笑脸,沉声道:“你知道我会在这里?”

     “只是猜测而已。”她坦然对上他有些锐利的视线,顿了顿后继续开口,“您想问的应该是别的问题吧,我可以照实回答,不过……希望您听了以后不会用流星砸我才好。”

       他看着她过分平静的神情,好一会儿才出声,身后的龙不易察觉地抖了一抖:“昨晚出现在我梦境中的人,真的是你?”

    “是,但这并非我的本意。”少女的回答很坦率,目光不闪不躲,“庭管拥有一项特权,能阅读式神的部分亲身经历或者记忆。我承认对您的事有好奇,所以在睡前使用了这个特权,可为何会突然闯入您的梦境,我委实不知。”

       龙的身躯明显抖得更厉害了些,他面色冷凝地盯住她的眼睛,声音更沉了几分:“这种话,我不相信。”

       少女闻言垂下眼帘,唇边的微笑微敛,神情却依旧淡淡的,仿佛对面前紧张的气氛毫无察觉。片刻安静后,她再次抬起眼与他对视,叹息一般地开了口:“这种事连我自己都搞不明白,您不相信也很正常……不过,对于您的怀疑,我倒是有一个建议,或许能有些效果……”

       乌黑的瞳中隐约泛起波纹,少女的声音清亮而干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既然您不信我说的话,不如……亲自来找出答案吧?”

       清风乍起,她漆黑的长发轻扬,有几缕拂过她额前,那双眼中的情绪他一时也看不真切了。待风过,他对着她沉静如止水的眼瞳沉默了片刻,最终只冷淡地说了一句:“愚蠢的人类。”

       听了这句话,少女眼中似有光一闪而过,唇边的弧度也不觉上升了一点。她向后退了几步,一边说“我还得安排今日的寮内事务,就不继续打扰了”一边弯身施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去。

       晨光缓缓在少女身后铺开,她素白的长裙被迎面吹来的风扬起波浪般的弧,衬得整个人仿佛下一刻就会凌空飞起。而在日光未至的另一面,少女的笑容几乎可以称得上灿烂,泛着莫名的意味,乌黑瞳仁中两点蓝芒闪烁出幽幽的光。数句几不可闻的低语融入了风中,很快便彻底消失了。

    “神明之子吗……可要好好的盯着啊,否则…我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一些本不应做的事情呢……”

————————————

憋了好久总算把这部分写完了……先给俺自己撒个花(笑哭脸)

论女主给人的错觉之一:弱小的人类

部分参考了某番外的场景嗯,虽然俺没写出来_(:зゝ∠)_不过也不想继续磨了,姑且这样吧


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

扎心了太太……不说了果断转

Apple:

lof很多同人作品,很多用户,很多太太。
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
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谢谢。

1.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

2.不要在画手面前夸另一位画手,不要在文手面前夸另一位文手,不要在coser面前夸另一位coser。(其他职业也一样)

3.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

4.不喜欢吃一样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吃粮同样如此。

5.不要脚贱去踩雷,伤了土地也伤了你。

6.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伴,你和ta很要好。但是某一天你突然发现在其他的某些方面你们的观念完全不符,如果你选择尊重ta的观点,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很要好;如果你为了保持所谓的“志同道合”而偏要ta改变ta的观点来迎合你,我想再多的功夫也是徒劳。

7.粉丝或许是太太们产粮的动力,但绝不会是太太们产粮的根本原因。不要去要求太太去做一些你喜欢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你没有这个权利,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产什么粮,产多少粮,给谁产粮,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8.我想没有一个太太不喜欢评论。如果喜欢,动一动你的小手指,留下一条评论,我想太太们会很开心的。伸手党也请克制一下自己。

9.做一个友好、受人尊敬的外交官。

10.对于文手来说,文章是他们智慧的结晶。每个他们塑造的角色,每个他们构思的故事,都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文章里。请尊重他们花下的笔墨与思想,尊重他们笔下的一草一木。

11.对于画手来说,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和情感。在我看来,说一些类似于“这个画得好像××”的话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当太太们画的还是原创时,这种话就更显得无知。

12.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厉害。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跳出那口井。你能做的只是一边在井里审视自己,一边想着如何跳到另外一口更大的井里去。

13.善于运用屏蔽、举报等功能。撕逼只会浪费时间和口舌。

14.每一个热爱ACG的小伙伴都是我们的家人。请善待他们,也请善待自己。

迟来的写点感想,是关于最近围脖闹得有点厉害的声优,增田俊树的事儿。

嗯……老实说俺知道这个人只是由于目前双开的两个游戏,阴阳师和刀剑乱舞。蛮喜欢他的声音的,山风的故事更是看得隐隐心疼⊙﹏⊙但除了这俩游戏中的角色,俺并不了解他的其他作品,典型的圈地自萌到近乎封闭╮(╯▽╰)╭所以当俺一觉醒来在某群见到相关消息又跑去围脖看了一圈后,内心并没出现多少情绪,真要说有,最多的大概是对这个cv的无奈,这是摊上事儿了啊……

受个人经历影响,俺的情感日常趋向淡漠,哪怕是对产生了习惯性喜爱的游戏也并不会有特别强烈的热爱之情,即使是玩得最久的阴阳师也一样。山风这个式神俺不太会养,抽到了也就一直搁置着偶尔戳戳,真要说起来还是刀乱的加州清光用得多一些,但远称不上特别喜欢(严格来说俺的死板个性对这振刀是很苦手的)。说这些就是想表明,俺喜欢这两个角色但不会因此偏袒他们的声优,自认还算是个二三次元分得很开的人,所以类似别家庭管和婶那样激动到送式神去返魂或是主动【】刀这样的行为俺是做不出来的,也并不提倡。个人觉得,这次的事真要迁怒的话大可去找那个作死MAX的原作者和态度微妙似乎要搞事的动画制作组去,这股火也可以适当发泄在声优身上,说“适当”是因为声优确实参与了此事但不能把全部锅扔给他来背,那样就太过了……虽然至今还不清楚cv接了这个角色到底是不是毫不知情,也没有洗的必要,但还是想说,请不要让强烈的感情蒙蔽了本应有的判断力,尽量理性对待吧o(︶︿︶)o

目前在刀乱主界面,将近侍换成了清光。默默看着他戳了几下,还是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甭管这事会如何收场,恐怕一定时间内都会对这个角色心存芥蒂了吧……

但是没关系,在我的本丸内,虽然做不到你想要的“爱护有加并且会打扮”,但应该有的关怀和培养绝对不会少的,也不会因为这种事迁怒于你哦

眼看着要开新活动啦,到时候,让你去好好练级到毕业吧!

眼中所见之物 3(上)

绞尽脑汁思考这两个人到底要怎么产生交集……于是得出了下面的结果_(:зゝ∠)_具体怎么聊天(x)还在难产中,先放一半上来吧= =

感谢之前投喂红心蓝手的小伙伴们( ˘ ³˘)♡

 

       那天夜里他久违的梦到了过去。

       哭泣的孩童,怒骂的村民,暗沉无光的黑夜,以及冰冷的海水。

       他沉默地看着这一切,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眼见着那个孩子即将被海水吞没,他冷哼一声转过头,视线却意外捕捉到一抹白色。几乎就在他望过去的同一时间,那边的人也看了过来,依旧是白衣黑发,那张素白的脸上却没了他黄昏时见到的那种虚假的笑,竟是毫无表情,整个人都因此显露出几分冰冷疏离的气息。

       意识迅速从梦境中脱离,他最后的印象停在那人的眼睛上——乌黑纯粹的眼瞳中隐约有什么在涌动,虽然看着平静,却让他不自觉想到了那片海。

       看似平和的表面下隐藏着无数的暗流和危险,以及,深入骨髓的寒意。

 

        醒来时天色尚早,他也没了睡意,索性出了房门来到廊上。回想起昨晚的梦,他微微蹙起了眉——并不是第一次梦到那些事,每次他都是冷眼旁观度过的,说不上习惯,但也从未在那里遇见过记忆以外的人,因此那人出现在他的梦中就显得很不正常。更何况,他梦中的那人一改平时的温和模样,那副冷漠戒备的姿态简直像是换了个人,尤其是那个眼神……

       将突然涌出的冰寒记忆驱散,他回过神,感觉眼前一花,定睛一看正是刚才还在想着的人。她安静地站立在廊前,眉眼微垂神情平淡,看不出情绪。

   “你来做什么。”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立刻更糟糕了些,他冷淡地问道。


心塞……向这位以生命献祭血泪史的先辈致敬q q

彧知谓🌻: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图源网,侵歉

不久前上号体验了下更新后效果,刚刚从官博回来,有些话就在这里说了吧
前后好像也没隔多久,俺再一次体会到了深深的无力感和疲惫……上一次是一目连大改那回。
虽然已经咸鱼很久了,但因为还有留恋还舍不得自家崽儿们,俺依旧是几个号轮番做日常任务,基本上每天的大半时间都耗在这个游戏上了。偶尔也觉得心累,但毕竟付出还是有点回报的,御魂有时也会出好属性,寮突破的勋章积累也能带来不错的回报,结界卡也不缺,看着自家崽儿们一点点变强总还是有成就感的。
蓝而,这次更新过后,俺觉得自己可以更彻底的咸鱼了……
抽卡俺不说了,毕竟没有未收录没有陆生本就没抱多大期待,攒的蓝票抽完就得了;寮更新俺也忍了,本就咸鱼到连斗鸡都放弃了,道馆神马的直接浮云……但是,在点开寮突破界面,看到只剩了一个的可突破结界时,我,真的,直接就想去问候ch全家了
借用别人的话,这游戏现在什么样子了你们心里真的没点*数吗?主线剧情断更几个月,新式神皮肤一个接一个出,连点缓冲时间都没有,现在还直接对结界突破动手,你们是想逼死老玩家?!
还是说……你们只是想学别人家的经验,顶着骂名一心赚钱,等赚够一个数了就可以直接弃掉游戏跑路??
真tm心累。
玩了这么久,靠着那点对自家崽的执念硬撑了这么久,本就所剩无几的热爱一次次被你们gf泼冷水,俺真的是,无f*说了。
继续抱着自家崽儿们看着这片平安京的美丽天空一点一点崩塌,直到再也无法挽回
就这样吧。

很喜欢“一期一会”这个词。

前阵子看某篇刀剑乱舞的同人,有人在评论里提到它,于是好奇地搜了下,嗯,真的是个非常……美好的词语呢(俺就不管它究竟是不是词了!反正就是喜欢!╭(╯^╰)╮)

一生仅有一次的相会啊……感觉可以应用于很多场合下,大到早已被用滥的跨种族年龄不同等の相恋,小到人生中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发现了真正喜爱的文、游戏、电影、动画或别的,还是无意中遇见了很好很好的陌生人或事,总之,遇见了就是很幸运的事,即使终究会分离,短暂的相遇也会在心中留下一抹温柔的、 值得回味的珍贵回忆吧。

虽然俺个人最hold不住的一大虐点就是生离死别QWQ

总之,感想就是一句话:

能够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勉强算观后感……关于活击刀剑乱舞

不久前刚刚把下载了的活击动画看完,稍微发表点杂乱的感想,赶在那点临时激起的热情还没散干净之前(喂!)

本人被同人文带入刀剑坑,满打满算刚两周,目前肝得正欢,虽然结果仅仅是又一次证明了自己的非洲血统_(:зゝ∠)_不过也没差,反正俺是打算一直玩下去的,慢慢来就好嗯:-D活击这个动画也是从同人中得知存在的(汗个,已经很久很久没正经看过新番了),看别人发图感觉好棒的样子就去搜了,然后发现这是个不太容易在线看的,于是故技重施偷偷下载了看,嗯,结果一本满足=w=终于又可以更新收藏了真开心(???)

长期未看番所以也没什么可对比的参考,单说观感,这动画给俺的最大印象就是美,各种方面的美,光一开头的画面就给俺这个没见识的震得立马路转粉(笑)飞碟社的名号俺多少知道一点,也看过一点作品,空之境界至今都还在俺硬盘里当镇盘之宝,因此印象也不错(虽然血统相近的Fate系列至今都没看…好吧俺不算真正的粉丝_(:зゝ∠)_)。这种一开始就满满大片既视感的动画看得俺十分开心,一路看下来画面没什么大问题,樱吹雪和各种炫酷的刀光剑影更是感觉十分的爽快,更别提还有一群刀男的盛世美颜www音乐方面也是满意的,当时发现ED是K团唱的真是大大的惊喜了一把,啊,这种他乡遇故知(雾)的喜悦……(泪流满面脸)

至于内容,俺只能说,看完这动画俺再看自家本丸的一群刀都仿佛有了种不一样的感觉╮(╯▽╰)╭仔细想想,刀男们这种穿越时空不断战斗的设定一旦真的遇上了自己主人那绝对会是万分纠结的,毕竟是存在了那么久的被赋予了实体的刀剑,同样的感情人能存留数十年可他们只要不毁灭就会一直保存着,某方面来说也是挺虐的……虽然对霓虹的历史没什么了解,连带着对刀剑们的过去几乎一无所知,不过单是看他们的自述和回想也是能感觉到一点……话说俺看的过程中就悄悄吐槽过,如果真要用这种刀男与原主的因缘来做动画,靠这数量都够你们做十部八部的了,毕竟这么多人惨痛历史一堆堆的啊( 基本是原话= =)

打完上面那句话突然感觉蜜汁心疼是怎么回事

最后提一提动画中的审神者,个人非常喜欢这个角色,沉稳果断有魄力,对待刀剑们也是相当的温柔包容,12集他(据说性别模糊,私自定为少年)的一番话和那个张手的画面瞬间让俺好感MAX……另外打斗戏简直帅到合不拢腿呜呜呜\(≧▽≦)/(←把这个花痴叉出去!!)

最后的最后提一点个人感觉得出来的瑕疵,全片的感觉很燃很爽快,就是有时候感觉被激起来的情绪还没等进一步扩散就没了,有种……**时眼瞅着要高潮突然就停下了的……空虚感……(捂脸逃,实在想不出别的合适形容了!)

眼中所见之物 2

多提一句,女主的身份不代入任何一个阴阳师角色,算是个“管理者”的存在,类同玩家在游戏中的身份

 

       他被安排了一个相对僻静的房间,远远看得到庭院中那棵高大的樱树,此时正是花期,满目皆是绚烂的粉白。这日天光正好,他坐在长廊上,随手拈了一片落到身上的花瓣,目光略微失焦地看向前方,若有所思。

       从结界出来也已经有好几日了,那个少女并没有如他想象那般忙着增强他的实力,仅仅是让他做了几次委派任务和出了几次不痛不痒的小战斗,待他达到四星满级后就彻底将他放在庭院中不管了。虽然有些不悦,但不用上场战斗也没人来打扰,他也乐得清静,就这么悠闲地过了几天。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他得出结论,这是个非常奇怪的阴阳师。    

       寮内的式神很多,实力高低不等,而她对待他们的态度几乎是一视同仁的,除去部分小妖,她给每个式神都配置了一套御魂,也会不定时送他们去结界升经验,谁想升星她就攒达摩,谁想变强她就带着主力们去刷御魂打觉醒材料,没有要求的话她也不会约束他们的行动,相当的放任和随性。战斗时她也不怎么插手,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旁观席上看着式神和另几名阴阳师自己行动,顶多是在他们遇上麻烦时出言提醒一下。看到战斗赢了就笑笑,失败了也没什么明显的愤怒情绪,这样平淡的反应与队伍成员或兴奋或沮丧的直观表现一比,平白便生出一种诡异的隔离感。

       就好像,她从头到尾就只是一个纯粹的“旁观者”而已。

       仅此而已。

 

       时近黄昏,外出的队伍披着渐渐暗下来的夕光一路喧闹地回寮,他一时兴起随众来到庭院,倚在廊柱上遥遥望去,目光直接落在了那片显眼的白色上。她不紧不慢地走在队伍旁边,依旧着一身简单的白衣,也没和谁交谈,只是静静地看着聊得开心的式神们,露出浅浅的微笑——那笑容与他以前在结界见过的几乎一模一样,云淡风轻,透出恰到好处的欣喜,却也显得格外的……虚假。

       仿佛被那笑容戳到了什么痛处,他立时兴致全无,冷着脸转身离开。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一道视线悠悠穿过人群投向了他的方向,不算炽烈也不显得冰冷,仅如一圈水纹般缓缓拂过他全身,一瞬间清凉透骨。

       他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庭管小姐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吗?”

   “没什么哦,只是……无意中发现了很有趣的东西呢。”

————————————————

(有人看出这个“他”是哪位了吗……思考到底怎么让这俩产生交集简直绞尽了俺的脑汁_(:зゝ∠)_泪,俺果然不会写同人q q)